特别想告诉你们电信诈骗是怎样骗人的!

还有几天就要去读大学的徐玉玉,9900元学费被电信诈骗骗光。报警后,她上了父亲的三轮车。父亲看到下雨了怕她冻着,回头和她说话,发现她死了。    

新闻说:作为一名住校生,徐玉玉每月的开销只有200元左右。她常常只点素菜,或者光吃馒头。临近开学,她父亲凑了半年,8000多的学费“还是没攒够”。8月17号,他带着女儿到区教育局办理了针对贫困学生的助学金申请。隔天,接到教育局电话,“说钱过几天就能发下来。”所以当徐玉玉接到让她去领助学金的电话时,她信以为真。    

9900元,全家省吃俭用了半年……这个懂事得叫人万箭穿心的姑娘。    

个人信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?骗子怎么知道她在等助学金?通讯部门竟然无法通过手机号查到号主?通过骗子的银行卡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吗?电信诈骗一再地,一再地,拿走老弱病残生存的稻草,职能部门在干什么?    

这些话, 网上已经有千万人质问过了。    

除了悲愤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。    

我第一时间去跟父母和女儿说,如果有一天被人骗了钱,千万不要太生气,我这里还有。    

想起来自己去年采访过一个电信诈骗释放犯,有一些幕后的东西,希望能对大家有用。    

1、行骗第一步是购买资料    

资料包括身份证号码、姓名和手机号,每个小团队有十几个人,多由负责人通过网络购买资料。据那个释放犯说,2010年一个人的有效资料卖1至3角钱,2015年已经涨价到1元钱一份。这些资料多是因为人们在不法网站注册、订票,或者是住店时泄露的,有人专门偷卖这个,资料已经详细到令人发指(知道你最近想干什么,比如要买车险,准备领什么钱)。

2、拿到资料后,由业务员开始疯狂打电话    

他们租一处私房,花1300元购买一个“语音网关平台”就开始干活了。这个软件可以随意篡改呼叫号码,一台电脑可供6人同时打电话。    

所以不要相信任何来电!哪怕显示110!显示你爸爸!接到任何电话谈到钱、银行卡,一定要谨慎再谨慎!切记!!!!    

3、一般的行骗过程是这样的    

这是最常见的一种行骗过程:骗子上岗前会拿到一个诈骗学习资料。他们打电话给客户,先核对姓名和身份证号码,然后说:今天刚抓了一个嫌疑人,是用你的身份证办的银行卡,怀疑你与案件有关,希望你能配合调查。很多人听完就慌了,极力证明自己与犯罪嫌疑人没任何关系。骗子会用不耐烦的口气说:你自己去和某科长联系,并留下该科长的座机号码。骗子会告诉对方,如果不相信,打114查一下来电是不是公安局的。(你一查肯定是,但是这个号永远占线)。

停顿几秒种后,“科长”登台。这实际上是另一名业务员,他将呼出号码篡改成前一名业务员留下的座机号作,同样措辞严厉。“科长”将告诉已经惊恐失措的客户,公安机关已冻结他的全部银行账户。    

这期间,“科长”以领导的口吻告诉他,自己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,也不会让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。同时还会有其他业务员故意在旁边大声说话,譬如说:“他应该跟这次抓捕的罪犯没有什么关系,他没有案底”云云,营造办案气氛。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:假装听相信客户的解释,决定对这个无辜的市民网开一面,让他去最近的自动取款机给自己的银行卡解冻。    

为了防止客户在这期间与外界交流,“科长”威胁客户,称他已在监视中,去解冻过程中不许挂断电话。如果遇到离取款机很远的客户,还会贴心地提醒他带上充电宝。    

客户到达取款机后,“科长”称要给他们一个安全验证码,让他在中文和英文的提示中选择英文。由于大部分中年人都不懂英语,接下来就完全是被“科长”牵着鼻子走了。他们在“科长”的电话提示下,输入两次他提供的安全验证码,实则是银行账户,然后输入“需要解冻”的金额,选择transfer(转账)键,钱被转走。    

徐玉玉显然是认得英语的,她是怎么被骗的?因为她正盼着助学金,此前一天接到的教育局电话,所以没有怀疑!骗子让她取钱,说晚一天就取不到了,她急着取所谓的2600块助学金,取了三次没取出来,骗子就说“那张交学费的银行卡还未激活,”要求她通过ATM机取出9900元,把钱汇入指定的账号,以“激活银行卡”,并声称半小时内,会把9900元连同2600元助学金一起汇回来,徐玉玉没有怀疑就转出了9900元。    

半小时过去,钱没有回来。她再回拨过去,“电话已经关机”。

4、平均每打二、三十个电话中就会有一个人“中业务”    

没有什么致幻药,没有什么ATM黑客,这个听起来并不高明的流程,平均每打二、三十个电话中就会有一个人“中业务”。    

在电信诈骗的行话中,骗到人叫“中业务”。业务员都是熟人之间相互介绍,一个团伙里面大部分都是同乡人。谁中的业务多,谁晚上请吃饭、买烟。中一次“业务”,业务员提成百分之5到百分之20。业务员只管钱到帐,取钱的专门一个人。往往是老板,或者老板的心腹。    

那个演科长的业务员可以拿到10%到20%的提成。释放犯说,演“科长”这个角色最需要技巧。“一定得有底气,必要的时候拍桌子,能吼出来’信不信我现在就派人去抓你’。”业务员熟练以后,越演越真。    

由于一部分受害者银行卡转账限额5万元,而他们卡里的钱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,第二天,第三天,“科长”还会不断打电话操控他们去“解冻”,有的人能连续几天受骗直到把卡里面的钱全部转过去。    

业务员们每天聊到这些,自己会觉得好笑。

5、即便有受害者很快发现自己的钱被转走了,钱也已在第一时间被提走    

释放犯是一个小团队的负责人,也是十几个团队的“取款人”。这十几个团队共两百多人,他从网上以一百元左右一张的价格,购买了数张真实身份证(基本是人遗失的或者是小偷倒卖的),办理多张银行卡,然后把这些银行卡信息纷发给各个站点的负责人。    

钱到账后,他立刻去取出来。如若超出限额,则先去柜台支取现金五万,再到取款机转账两万,然后飞速奔赴商场购买金条,再以低价卖给回收金银的商贩。    

等受害者反应过来报案,收钱的账户已空,那张银行卡已弃之不用。

6、他们不停地重操旧业    

释放犯说他的很多同行被抓好几次。为什么重操旧业?因为他不知道干别的什么还能比这个更赚钱。    

7、骗子自己也遇到过骗子    

在做这一行的时候,释放犯的一个同行的妈妈,被以同样的手段骗走了1.8万元,这是老人一生的积蓄。    

那是2012年初,同行邱某回到家,发现母亲脸色不好。一问,得知她接到一个电话,称邮局有一个从云南寄给她的包裹里面有毒品。谨慎的母亲通过114查询,发现来电果真是当地缉毒大队的电话号码。于是第二个电话再打来的时候,她信以为真,被牵着鼻子去自动取款机给自己的银行卡“解冻”,当即收到钱被转账的短信。

这个同行不敢告诉母亲,自己就是做这行的。    

释放犯当时跟我说:“诈骗的资料可以分年龄段购买,几年前,30至40岁段的资料最抢手,现在则是60岁以上老人,并且开始由城市转向农村。”    

大约开学季到了,最抢手的资料又变成了那些怀揣学费的学生。    

这篇报道发在2015年7月18日的《楚天都市报》上。    

为什么有刑满释放犯愿意接受采访?因为他来报社求助。为什么他来报社求助?因为他老婆不孕,到治疗不孕不育症的私人医院那里看病,花了很多钱,做了一个小疏通手术,打了好多天吊针,最后发现,其实去看病的那一天,她已经怀上了,(验血报告单上黄体酮已经显示怀孕了医生竟然没有发现!)就这样,这个孩子不能保了。    

我只想说,人在做,天在看。    

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个人,任何电话、短信、微信、只要沾到钱的边儿,请万分慎重,不管他是不是能叫出你的名字、知道你住哪儿,甚至知道你要马上去领房租、退休金,或是别的什么,都要保持清醒,不要把自己的钱转给别人!家里有不懂英语的老人,不要让他们一个人去银行!告诉所有的亲人,骗子防不胜防,万一实在被骗了,钱不重要!你最重要!

本文来自网易订阅号,作者[天辰建设网]。


欢迎分享,(木庄网络博客交流QQ群:562366239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您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评论